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修后重发】真相是假1-4完结(冲神)

我终于写完了!因为不是很长所以干脆1-2一起放了!


名字很正经但是完全是没什么营养的小甜饼!不要担心!

十年后冲神×原著向冲神


不知道有没有虫,写1-2的时候文力完全丧失,根本就是对话流了,3-4有努力补救,虽然收效甚微,不过终于把自己的脑洞写完了还是很爽的!

不知道为什么原来的被屏蔽了,明明把蓝色的字眼删改了也没用,这次是第四次重发了吧,在和LOF搏斗的过程中顺便也捉了不少虫改了不少bug,这次再发不出去就放弃LOF了,打扰tag的各位了……

有部分脑洞没有完整的写出来,因为感觉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写进去,可能会继续掉落小彩蛋吧~ 我爱冲神!!


1


“你说什么——?!!!!!”

“轰——”

伴随着爆炸声中夹杂着的少女的怒吼,江户难得略显平静的一天正式从爆炸现场——万事屋这里宣告结束。


“喂喂,平静一点……”

“你要我怎么平静的下来啊你这混蛋!”对被炸的破烂不堪的房子视若无睹,神乐双手拎着眼前栗色长发穿着红色和服的男子满脸恼火地咆哮道,“既然敢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来自未来的人,就把下期开放免费试吃醋昆布无限领之类活动的超市名字给我报出来啊你这混蛋——”

“那种东西不可能有的吧?”而被死死拽着衣领面临着死亡威胁的男子却显得一脸平静,猩红的眼珠一转,视线挪向了客厅沙发上正襟危坐饮茶的女子,不咸不淡地道:“看吧,你以前就是这么暴力……”

“哦呵呵,怎么可能呢?小神乐只是暂时受到的刺激有点大阿鲁。”被点名的橙发女人笑眯眯地放下茶杯,“别看她这样,平时还是lady范十足…”

“附议,明明就是个山地大猩猩,怎么可能长成眼前这种前凸后翘的身材啊…”橙发女子话音未落,已经成功把火箭筒收好的冲田总悟若无其事地开口道:“所以说,你们到底目的何在?骗子夫妇。”

“你说谁是山地大猩猩啊你这混蛋!!!”上一秒还笑魇如花的女人此刻瞪大的蓝瞳里瞬间燃上了熊熊的怒火,毫不犹豫地跳了起来也一把抓住冲田的领巾一边暴走一边怒吼道:“话说回来我刚刚就很想说了那种杀伤性武器你怎么可以随便在万事屋用阿鲁!!果然不管过去多久我还是看你这个混蛋十足的不爽,竟然敢说老娘是骗子,要不是你这个混小子当初骗我说跟了你就可以有这辈子吃不完的醋昆布,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就被你——”

“喂喂,全部都说出来了啊。”

“因为实在是很气啊,说好的醋昆布也变成一周最多只能吃五十包!!!我可以在这里杀了他吧,总君~杀了他没事吧——”

“饶了我吧,神乐。”长发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耳朵因为连交往的细节都被自己老婆爆出来而染上一点淡淡的绯红:“你在这里杀了他的话,我也会死的。”

“总君?!”

“神乐?!”

神乐和总悟表示绝对,绝对不能接受!!!


“喂喂,有没有搞错啊?刚回到家就听到你们吵死人了,阿银我今天小钢珠可是——”

说话声音戛然而止,银时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挠了挠一头卷发,沉默,转身重新拉上木门:

“打扰了,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回事……谈恋爱都这么轰轰烈烈的……”

“银桑——”

“银酱——”

“砰!”

“喂——!房门!房门——”




2

“那么,提问,怎么回事?”被神乐和新八强行扯进屋内银时生无可恋地坐在沙发上,冲着眼前除新八以外的四个人开口提问。

“银酱——”神乐二话不说地扑了上来,抱住银时的胳膊作抽泣状:“银酱你要为我做主阿鲁,傍晚的时候税金小偷突然把这两个陌生人带进我们家,指使他们说一些奇怪的话来强奸我的耳朵阿鲁!”

“神、神乐酱……快放手……”银时一脸扭曲着将自己的手臂艰难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神乐臂弯中解救出来,连忙挖了一下鼻孔,放弃神乐,转脸看向新八。

新八默默反光了一下:“……即使你让我说但是突然让我出场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该说什么,毕竟据说作者一开始甚至不打算让我出场……”

“桥豆麻袋!!!什么叫‘新八默默反光了一下’?!我是人类,是人类吧?不要说得好像新八是此时此刻挂在我鼻梁上疑似眼镜的物体啊?!!!”

“旦那,还是由我来说明吧。”待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的税金小偷开口道。


“所以……”待冲田总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描述一遍以后,银时一手抚着下巴,恍然大悟状打量着眼前那对突然出现的青年男女:“原来如此,十年后的小神乐和总一郎君么,不错不错,很般配嘛……”

还未待二人回应,一边还挂着鼻涕一脸愤慨的神乐第一个跳了起来:

“什么阿鲁——?!银酱你居然相信眼前这三个人的阴谋,我真是看错你了阿鲁?!”

“也不是……怎么说呢……感觉冥冥之中就有种会有这么一天的感觉吧……”银时讪笑。

“旦那……”冲田第二个不同意。

“没办法啊,总一郎君,你自己也看得到吧,这两个人的不管从外貌和性格方面很明显就是你们两个人的放大版吧?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自称是来自未来的小神乐和总一郎君的话,光是从称呼上来说就很麻烦了吧……”说完,银时皱着眉头冥思起来,半晌,击掌道:“这样吧,穿着真选组制服的就姑且称为总一郎君,长头发的那个,就代号总二郎,如何?”

“喂——?!你想了半天就是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怎么样!烂透了!倒不如说是根本没有在思考吧——?!”新八。

“小神乐还是小神乐……”银时绕到自称是未来的神乐的女人面前,眯着红瞳视线下移:“真是糟糕了啊……明明十年前就是个飞机场,十年后居然这么可观啊……不错嘛,大神乐酱。”

“不要无视我啊喂?这篇文里我的存在感本身就很低了,再无视下去就要消失了哦?到时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志村新八这个人了哦???”

“那可不是!老娘早就说过了老娘绝对,绝对会长成巨乳阿鲁!”大神乐挺胸道。

“喂——你在那里骄傲个什么劲啊喂?这是性骚扰,赤裸裸的性骚扰!话说回来你们到底要无视我到什么时候?!”

“好,称呼决定了,但是光从长相和性格,也没办法相信你们说的就是事实啊……虽然阿银我是基本可以接受啦,不过旁边那两个小鬼看上去像是世界末日快要到来的样子哦?不过,阿银我倒是有个简单快速的方法让你们可以证明自己。”银时抠了抠鼻屎,转动眼珠扫视了一圈屋内众人,欲言又止。

“银酱别卖关子了阿鲁,快点说出来,他们肯定做不到的,快拆穿他们虚伪的面具阿鲁——!”

“那就是——快把下期彩票的中奖号码说出来!阿银我啊,立刻马上就飞奔过去买——!”

“我倒!”

“新吧唧,就算你用说话的方式说出来,读者也不会有画面感的阿鲁,作者的描写水平太烂了说。”神乐斜眼。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啊?!要是有的话,我自己早就买好了阿银你个混蛋——”大神乐怒道。

“说的是呢。光是从这点来看,我就完全不能接受十年后的自己会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呢。”

在一边的冲田总悟则是突然摆出一副醍醐灌顶的姿态,毫不犹豫地抽出腰间佩刀,菊一文字RX-78锋利的刀刃上闪过一抹锐眼的寒光,直指着总二郎君的后脑勺:“至少要把号码背了再过来吧……”

“哪里?哪里原则性了?!你的原则就是这样吗?!!”

“没办法了,接下来就由我,总二郎君来向大家爆料总一郎君从小到大的糗事集锦。”总二郎君长出口气,无奈道。

“不要这么快就接受这个设定啊喂?!!!连旁白都自动变成总二郎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看文的读者会怀疑自己搜错关键词了哦?!!话说回来你真的是冲田先生吧?那种事情爆出来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不是吗?!!”

“啊,说的是呢……”被年少的自己改用火箭筒抵住了脑袋,成年后冲田总悟只是面不改色地微微颔首,接着道:“那么,改成山地大猩猩不为人知的糗事大曝光如何?不过都是未来十年内的……啊,顺带一说,喜欢的姿势也可以……”

“夫妇??你们真的是夫妇吗???这种事也可以随便拿出来分享的吗!!!”新八绝望地抱头大喊,急忙打断了对方的话,却为时已晚。

冲田总一郎收起火箭筒,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

“杀了你。”一大一小两个橙色的身影沉着脸同时站了起来。



“那个……话说,有件事我刚刚就有点在意了。”不理会身边混战成一团的几人,银时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用将小指上刚刚挖出来的鼻屎轻飘飘吹落,开口道:“从刚刚开始,新吧唧的吐槽是不是太多了点啊?”

“什么?因为不会写新八感觉到很抱歉,忍不住就想多给他加点戏份?”

“喂喂,有没有搞错,这已经完全变成吐槽文了吧,重点啊重点,要抓住重点才行,新八那种存在感薄弱的角色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意图分裂万事屋的言论。”新八低头推了推镜片严重反光的眼镜。

“嘛,无论如何,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快点给我结束!阿银我可是等的不耐烦了哟,随便铺垫一下就写到重头戏不就好了吗?反正读者也只是想看那种吧……”

“——比如阿银我帅气的打斗场面什么的。”

“喂——你根本只想着自己啊?!完全,完全没有人想看你好吗!这里的主角明明是小神乐和冲田先生吧——”

“什么?因为不会写帅气的大场面所以没有那种安排?嘁,那把我叫来干嘛——”

“不干了,散了散了。”对着不远处的那坨“不明物体”宣布这么道,银时率先一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抱着手臂百无聊赖地开始往门外走,一边喃喃自语:“做点什么打发这个无聊的夜晚好呢……”

“喂,银桑……”

“银酱!”

大小神乐和新八愣了愣,忙不迭预备跟上去。突然伸出一只手握住小神乐的脚踝,小神乐惊慌失措地低下头顺着手腕的线条看过去,只见成年后的冲田总悟满面狼藉,露出了阴森森地笑容——

另一边,刚刚抽身战斗迈出步伐的大神乐也被突然摔在地板上,而总一郎君也好不到哪里去,肿着一张脸在硝烟中一派淡然地走了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被自己甩在地板上的女人,勾起嘴角。

两位冲田先生异口同声道:

“反攻,开始。”




3


不妙!

看到不约而同,双双准备采取行动的两个“冲田总悟”,大神乐姑且不说,我们的小神乐与生俱来的出色本能让她迅速意识到接下来的危险,可恨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无法把脚踝从那人手心中挣脱出来,神乐急得冒了一头大汗,一边在心里愤愤不平的怒骂眼前这个该死的放大版吉娃娃,为什么过了十年竟然变得能让她感觉到危险气息,甚至有点胆怯起来了阿鲁!

“没用的。”冲田总二郎倒是没关照太多神乐的思想活动,握着小神乐脚踝的手一用力就轻松将对方甩向屋内另一个角落,在神乐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好整以暇地起身,朝她不疾不徐地靠近,“China——”

“什么…”不知是神乐罕见的被对方气场所镇压,还是因为对方第一次用了熟悉的语调称呼她,总之小神乐当下竟然也没从地上爬起来,只是向后挪了挪屁股靠近墙角,屈起双腿勉强做出了一个防御姿势,瞪着蓝眸警惕地凝视回去:“你要干什……”

“你在干什么啊混蛋!”小神乐话音未落,另一边的大神乐倒是急不可耐地开口朝眼看着抖S模式就要全开的总二郎怒吼道:“谁告诉你可以那样摔Lady的身体的阿鲁!”

“有什么关系,就算是这个时候的你,也是很耐打的吧。”总二郎不为所动,懒洋洋地应了一句,“而且,说起来还真的挺怀念这个感觉啊。”

“分明就是记仇吧混蛋……”

“自顾不暇的时候不要左顾右盼,长大后的我还没教会你这个吗?”另一道没精打采的声音插了进来,只见冲田总悟再次扛起之前扔在一边的火箭炮,朝着身材曼妙的女人瞄准道:“给我争气点啊,China。”

“哈?”小神乐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什么、你……”这下轮到大神乐慌了。

同时慌了的还有一边看戏很久的坂田银时和志村新八两人:“等等、等等!冷静一点——”

“总一郎君——!”

“冲田先生——!”

两人绝望的呐喊被万事屋轰然倒塌的声音所盖去。



“咳咳、咳咳……”

因为房子被彻底破坏掉的原因,线路自然也彻底损坏,一片黑暗中率先响起来的是坂田银时的声音,估计是被因为空气中的粉末呛了一口,银时一边艰难地咳嗽,一边呼唤除了一直在自己身边安好的新八以外,房内其他几个人的名字。

“银酱,我在这边阿鲁,我没事的说——”房内另一个角落也传来神乐的回应。

“这样下去不行啊,我记得有蜡烛,银桑,我去把蜡烛找来吧——”

“总一郎君,总一郎君你还好吗?没有应声啊,是因为作恶多端自己把自己弄死了吗?”

“银酱,抖S有没有死我是不知道,但是我身上这个放大版的吉娃娃好像快死了啊鲁,半天都没动,说不定是被砸到了阿鲁……”

“喂——等等啊!不要死啊——至少不要死在这里,拜托了,总二郎君——”

“新吧唧!蜡烛还没找来吗!太慢了阿鲁!”

“罪魁祸首之一就不要还在一边盛气凌人的指挥他人了!”打火机咔哒一声,经过一番混乱的翻找以后,新八终于点燃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和银时一起率先朝小神乐的方向找去,果然成年后的冲田总悟双臂撑墙,将神乐护在自己身下,好在也只是被掉下来的碎木板砸在小腿上,对于常年冲锋陷阵的人来说不算什么,银时和新八两人七手八脚地将之挪开,总二郎也就顺利起身了。只见他随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扭头直勾勾地盯着另一个方向。

神乐姑且也算是被对方保护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道谢,就听他道:

“比起其他的,那边那两个,你们要玩到什么时候?”

“啊,冲田先生在那边吗……”新八受到提醒,连忙举着蜡烛朝总二郎所指的地方兴奋地找过去,下一刻,石化在原地。

烛火摇晃着,在新八身前照亮了一小圈昏黄暗淡的空间。

冲田总悟扭头面无表情看着以新八为首,迅速石化的众人,依旧是那副古井无波地语气淡定开口:“怎么了旦那,准备集体去参加人体雕塑大赛吗……”

“说那种话之前先把你的手从别人的胸部上挪开啊——!!!”

“混蛋!你在摸谁的胸部啊!!!!”跟着反应过来的神乐也是怒不可遏,跳起来朝着冲田总悟就是一脚,被对方险险躲开。

“怎么,总之不是你的吧,你不是不承认她就是十年后的你吗?”下一秒回敬以拳头的冲田故作无辜,拉着音节道:“你在生气什么?”

“闭嘴!去死吧变态抖s星人——”

“你们把别人家当什么了——冲田先生,好歹人家丈夫也在这里,我没想到你竟然……”

“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被神乐的拳头紧追不舍,总一郎一边忙于见招拆招,一边颇为艰难地从嘴边挤出一句解释:“是她非要把我的手放上去的……”

“是的呢。”

“放……什、什么?!”神乐正打算反驳,却听到来自自己十年后的声音,竟然在一边对眼前这只变态抖S所说的话表示了肯定,一瞬间不可置信和震惊盖过其他,递出去的拳头也没收住,一拳砸在冲田总悟嘴角旁边,将人瞬间揍飞几步距离,神乐头也不回,快步跑到放大版的自己身边,抓着对方的旗袍咬牙切齿:“你到底在乱来什么阿鲁!”

“嘛,你这么生气我也可以感同身受呢……”早已站在自家老婆身后的总二郎脸上也是笼罩着难言的情绪,一秒后又恢复平静,红色眸子定定地看着眼前明显是恼羞成怒的神乐,幽幽地叹了口气,弯下腰来:“那就没办法了……”

语毕,一个吻落在小神乐的额头。

“这样我们勉强算打平了吧,总一郎君?”

“……”

堪堪从地上爬起来目睹这一幕的冲田总悟瞬间额角青筋暴起。




4.


一周后。

“喂,听说了吗?之前市面上不是出现了号称可以见到未来的自己的机器吗,结果好像因为技术问题,使用它的人经常召唤出来的都是不知名的东西,而且还有不受控制乱跑的情况……”真选组屯所内,因为最近江户过于风平浪静而显得有些无所事事的真选组众人不负众望地再一次聚在一起进行着开会前的窃窃私语。

“听说了听说了,话说之前不是有两个怪人找到冲田队长……”

“啊,那两个自称是未来的冲田队长和万事屋那个丫头的人吧,不会是真的……”

“怎么会啦……新闻都说了,那个机器其实是瞎几把脑洞星传来的一个超科技,只是会让人看到投影以为是未来的自己罢了,都是假的,假的……”

“说的也是呢,冲田队长和那个怪力女,怎么可能啊,他们俩一见面就打架。”

“小声点,被他听到我们趁他睡觉说他的八卦你是想死无全尸吗!”

“不过,好像万事屋的人不这么想啊,今天我经过歌舞伎町,你猜他们在干啥?”

“干啥?”

“干啥?”

“其实具体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啦……好像听说是万事屋的老板要给那个中华妹相亲,而且很提防冲田队长的样子,还放话说除非冲田队长把房子的修理费交了,否则绝对要扼杀他们俩在一起的可能呢……”传递八卦的人嘿嘿一笑。

众人也跟着哄笑起来:“万事屋的人是白痴吗,真是杞人——”

“……冲田队长,你去哪?”

原本倚在门边抱臂假寐的冲田总悟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朝门外走去,听到队员们的提问,脚步微滞:“上厕所。”

“……”

“……”

“……”


真选组众人沉默看着一番队队长远去的背影,聪明地没有把内心的疑问说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上厕所需要特地拎上火箭筒?




小彩蛋:


依旧是真选组屯所内,土方颤抖着手打开自己的存折,看着上面刺目的数字:“总悟!!!!!!”

总悟:“干什么,吵死了,土方先生。”

“你还真有脸说啊!!我存折里的数字为什么变成了零,你倒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啊混蛋!!”

总悟:“淡定一点嘛土方先生,那个,因为有人威胁我说不给他钱的话,我老婆孩子可能都要跟别人姓了所以,这种情况你一定能理解的吧,毕竟事关老婆孩子,也不能再计较这点钱了……”

“理解个X啊!!!话说回来你这是被电信诈骗了吧!!!你到底是有多好骗啊!!!你哪里有老婆孩子了你个混蛋!!!再说了,用自己的钱啊!!!!”

评论(2)
热度(49)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