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冲神】记一次求婚

《记一次求婚》

冲神

(可能是口不对心番外,可当独立篇章食用)


“喂,考虑清楚了没有,什么时候嫁给我?”

冲田总悟头往后仰,靠在公园长椅的椅背上,嘴上叼着半根棒棒冰,面无表情地看着遍布乌云的天空,不冷不热地开口道。

“哈?”盘腿坐在他身边的神乐一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转头看他,冲田却适时闭上了眼睛,不让她读取他眼下的情绪,神乐动了动嘴唇,最后只是用握着另外半根棒棒冰的手往他身上锤了一下,转过身去没心没肺地道:“这个问题我回答第三遍了吧白痴,不要阿鲁!”

“是吗?”冲田睁眼,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从椅子上起身,双手插进口袋,看都不看一眼神乐,便径直离开:“知道了。”

神乐:“……”


正如神乐所说,如果这样的对话算求婚的话,这是冲田总悟被拒绝的第三次。虽然在一起的过程不太顺畅,但是自从确认了关系以后,冲田自认为他跟神乐的感情还算完美,跟其他那些左摇右摆的男人不一样,他可是从一开始就认定这个笨蛋女人的,所以在他觉得恰当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做起了结婚的准备,筹划着正式组建一个属于他和神乐的家庭,只待神乐也点头,他就好向其他相关的家属提亲。

他当然也没想过能轻易就把神乐娶回家,谁让这丫头运气不错,明明粗鲁的要死偏偏各方面都还算可爱,勉强也混了个团宠的风范出来。是以,在冲田原本的计划内,他早就做好面临来自万事屋和那两个夜兔族的女控妹控各种刁难的心理准备,唯一没做好准备的,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从第一关,就彻底卡在神乐这里。


第一次被神乐毫不犹豫地拒绝,他觉得是神乐还没做好准备,加之自己也没什么业务经验,其实心里也很紧张,导致场面不像求婚倒像宣战,所以他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第二次姑且认真了一点,得到的依然是对方毫不犹豫的回绝。

直到这次……冲田停下脚步,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口中逸出一声叹息。


China这是……真的不想嫁给自己。


冲田一瞬间也思考过是不是跟那些烂俗的电视剧一样,神乐等的是自己给她一个盛大的仪式。虽然神乐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实际上少女心的不行,真有这种要求也不奇怪,说实话虽然这种行为很丢脸,但如果能让神乐点头,自己去做也不是不行。但是这么多年的纠葛,他对神乐的了解和感知能力岂非寻常,直觉症结绝对不在这里,那家伙完全是抵触这件事的态度,自己却又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这才让他心烦意乱到直接生气走人的程度。


没办法了……只能去问问旦那了吧。


冲田再次叹气,事实上他和神乐感情进展到如此地步,结果连求婚被拒都找不到原因还要去问别的男人这种事真的很逊。但是没办法,无论怎么说,姑且也是这么多年朝夕相处俨然亲人的存在,坂田银时之于神乐的意义有多独特自己还是懂得,搞不好在这件事情上他还真的能给自己答案……


等等?旦那……


冲田正冥思苦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仿佛抓住了什么一直以来自己忽略的东西,他怔愣一会儿,突然拔腿往反方向跑回去,直到看到被他丢在原地的红色身影,心里稍稍安定下来,换慢了脚步靠近——果然啊。


神乐依然待在原地,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晃荡着,坐在长椅上呆呆地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直到熟悉的气味又回到身边,神乐不用特地去看也知道是冲田总悟坐在身边。


她眨了眨眼,眼眶有点红,只能倔强地把脸别开,凶巴巴地开口:“又跑回来干嘛啊臭小子,还想被拒绝一次嘛?”

冲田见状,干脆把她拽进自己怀里抱着,用下巴抵着神乐发心,无奈地道:“你是还没断奶的小鬼吗?”

神乐早就习惯了冲田的搂搂抱抱,此时此刻也很安心地就这么窝在对方身上,有点委屈地说:“你们男人都是只会考虑自己的生物阿鲁。”

“饶了我吧……”冲田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只不过稍微迟钝了一点,别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啊?”


实际上,在跑过来的短短几步路里,冲田茅塞顿开,已经明白神乐在在意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的生活重心都有所改变,连志村新八都正式经营起了父亲的道馆,虽然依然是万事屋的一员,不过真正待在万事屋的时间,比起之前自然是少之又少。

唯一没怎么变化的,就是神乐和旦那两个人,哦,再加上那只白色大狗。两人一狗维持不变地进行着万事屋的业务,唯一变了的是,生活窘迫到连饭都吃不起的时候神乐至少学会了来真选组蹭饭。


这样的万事屋,神乐根本没想过离开吧……


冲田又在心里叹了口气,只听到怀里的人又闷声闷气地嘟囔:“还说不是阿鲁,让你离开真选组看你要怎么办阿鲁。”

“可以啊。”冲田不假思索地回道,反而把神乐噎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他,冲田也投以回视,红眸认真地盯着她看,微微一笑:“你真当我什么都没想过啊?”


他当然想过。虽然两人感情日益巩固,神乐常常留宿真选组这种事大家也都早已见怪不怪,但是真正结婚的话,势必要从屯所内搬出去,至少得给神乐一个像样的家。


“结婚了的话肯定要搬出去吧,房子我都已经看好了。”冲田接着用自己作为例子劝诱道:“嘛,这么多年了,突然要跟大家的生活分开,确实会有点……麻烦。”


“不过又不是彻底离开他们,只是分开居住,这种程度的取舍,是值得的吧?”


神乐终于意识到对方的认真,不可否认地动摇了,但依然难过,抿唇道:“可是到时候银酱就剩他一个人会很寂寞的阿鲁……”


“那这样干脆我搬到万事屋去也无所谓,旦那不介意的话。”冲田从善如流,伸手不轻不重拍了神乐脑袋一下:“话说回来,你别太小瞧旦那啊。而且你居然真的为了旦那要拒绝我的求婚啊,虽然知道他看不上你这种比小学生好不到哪里去的身材,但是你太过火的话就算是旦那我也会吃醋的。”


“哈?”神乐被他挑衅,条件反射般迅速打起精神回击:“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阿鲁,老娘现在可是前凸后翘的Lady的说!”


“嘛,很大程度是出自我的功劳吧。”

“你想死吗?闭嘴阿鲁!”

“所以说快点给我点头啊,再不同意就以对警察先生始乱终弃的名义逮捕你。”

“哈?想得美阿鲁!求婚的话没有单膝下跪和鸽子蛋那么大的钻戒本姑娘是绝对不会同意的阿鲁!”

“钻戒没有,手铐倒是可以无限量提供。”

“找死啊你!”


冲田把神乐搂紧一点,让两人的投影完全重叠在一起,重新仰头靠在椅背上眯眼望天。

啊……放晴了。

评论(5)
热度(125)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