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冲神】出发去合宿吧

冲神1v1

青梅紫马系列的第二篇,第一篇说过,是写成每一篇分开食用都不影响的片段集的,目标就是甜甜甜。小两口又来无证虐狗啦,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这篇的时间线应该就是吃pocky前。设定:青梅竹马冲神,关系未挑明,打过几次擦边球依然彼此傲娇着还没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的程度(也许吧)
目前神乐上了和小总同一所大学,进了同一个社团



出发去合宿吧




在经过几轮比试筛选之后,这一届新生以神乐为首,剑道社又添加了几个新成员,为了让大家尽快熟悉起来,所有社团都会采取举办团队活动之类的措施增进彼此感情,剑道社也不例外,在多数人的起哄之下,最终地点定在了郊外的一个山中温泉旅馆,他们要在那里趁周末进行一个两天一夜的合宿。

今天就是剑道社准备出发的日子。冲田本身对这项活动没什么兴趣,相比之下他更想在宿舍睡个两天两夜,奈何神乐非去不可,最后冲田只能黑着张脸任由神乐把自己生拉硬拽到集合地点,倒是让几个原本不指望冲田会来的剑道社老成员大吃一惊。

成员到齐的时候,预定好的大巴也早已停在路边,临上车前冲田似乎想到什么,只身跑去了小卖部,其他人不明就里的只好在车上等他,顺便就着新生自我介绍的话题开始插科打诨。

神乐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旁边空着没人,只放了个她自己抱上来的背包,自我介绍完后就马上有人凑过来跟她聊天,神乐其实长相算是女孩子里面精致可爱的,而且性格也外向,再加上和冲田的有那么一层发小的关系在,在剑道社里已经是十分惹眼的存在,不少人对她充满了好奇,其中还不乏跃跃欲试想要发展别的关系的。

神乐也自来熟,大家跟她搭话带着她玩她最开心不过,很快就跟周围几个凑上来的男生打成一片,冲田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上车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坐在角落的神乐被自己家的社员层层围住的画面,面色霎时黑了几分,走过去不由分说地拎开坐在神乐边上的山崎,自顾自地坐下,面无表情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待会儿最好离这个白痴远一点。”

“你说谁是白痴啊臭小子!”众人见冲田不快,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不敢造次,很快就乖乖地各自散开,神乐刚和大家混熟,作为新人的成就感正得到满足,就被冲田破坏了气氛,很是不高兴,马上就变了脸凶回去。

“你自己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冲田一坐好便从神乐带过来的包里找出了自己的眼罩戴上,进入闭眼模式,被神乐责问也没什么表情,只不屑地嗤笑一声:“待会儿有你好受的吧?”

“……”神乐被他提醒,仿佛戳到什么痛处,瞬间闭嘴不再说话,扭头紧张地看着窗外。

其他人默默看在眼里,只觉得两个人关系果然不一般,要知道大学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见过有谁敢在副社长面前这么嚣张的,更没见过冲田对哪个女孩子表现出如此明显的独占欲,连坐在她附近都会受到波及……

但随着车子的发动,众人很快理解到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原来神乐重度晕车,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坐有四个轮子的东西,车子启动还没多久,神乐第一次大学出游的兴奋感还没来得及褪去,脸色就瞬间转为煞白,一手捂着嘴巴一手狂捶冲田胸口:“我…我不行了……抖s!!呕——”

说完神乐便就着冲田打开的塑料袋埋头呕吐起来。
冲田把自己刚戴不久的眼罩掀起,无奈地看着躬身吐的要死要活的神乐,还好他上车前想到了这一茬,不然恐怕全车都得遭殃。

——独占欲个屁啊!

众人面色惊恐地看着前一刻还笑颜如花,这一下就形象全无的神乐,不知道她上车前到底吃了多少,居然能吐这么久,而且说实话……味道也确实让人难以忍受,大家把能开的车窗全部打开通风才好了一点,也巴不得能离神乐再远一点。

难怪副社长刚才说让我们走开!!!

大家纷纷忍耐着同样想吐的欲望,尽力把脑袋都探出窗外,一开始还打神乐主意的几个早就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毕竟他们自认为自己是绝对做不到像副社长那样面不改色地此时还坐在神乐旁边的。

冲田则是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神乐这副模样,熟练地将神乐吐满的几袋呕吐物都打好死结拎到车尾放好之后,重新回到座位上看着已经完全吐不出东西的神乐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嘲讽:“都跟你说出来玩没那么快活了,笨蛋。”

神乐这个时候哪还有力气跟他计较,晕车的不适让她此刻只能气若游丝地趴在冲田大腿上,虚弱道:“我要睡觉阿鲁……睡觉就不会晕车的说……”

冲田会意,拉过她的右手,帮她掐住虎口穴。这个是江华告诉神乐的偏方,后面他也学会,每逢出行总是他帮神乐掐着,据说这样做可以减缓晕车症状,是不是真的有效冲田也不得而知,毕竟神乐每次吐完之后总是用尽全力让自己睡死过去,只不过手还是需要他掐着,一旦冲田嫌累试图松手她又能很不安地马上醒过来,所以不管有没有效,总之这个动作是一直保留下来了。

这会儿也是,大巴车不像私家车,尤其是神乐家那种后排足够宽敞舒适的,神乐嫌大巴座位挤得难受,干脆就着伏在冲田腿上的姿势就准备昏睡过去,谁知道大巴车还不像自己家轿车那样安静,车窗也不如自家车子那样防紫外线,靠窗的神乐很快就受不了,又爬起来,对着冲田道:“太晒太亮了,我睡不着阿鲁,把你的眼罩给我。”

“睡你的觉。”冲田不肯,神乐非常怕晒,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有光的话就睡不好,所以眼罩总是随身带着。这会儿把神乐哄睡了他也准备小眯一会儿,距离到达目的地还得一个多小时,真要没了眼罩他会过得非常痛苦。

神乐还想争,但实在是有心无力,只好闷闷地再次趴下,侧躺在冲田腿上努力让自己睡着。

……

一路无话,在度过了一开始的兴奋劲之后,所有人都各自进入待机状态,就这么一路昏睡着到了目的地。陆陆续续大巴车上的人都下去后,眼底泛青的冲田才推醒自己腿上的神乐,率先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酸乏的双脚,见神乐依然是一片懵懂,迷迷糊糊的状态,冲田无奈,只能拎起两人的行李背包拽着神乐走下车。

“真是的,为什么我非搞得像这家伙的监护人不可啊?”冲田下了车看着还在云里梦里的神乐不爽地抱怨一声,她睡得香甜,他这一路可不好受,结果只看到神乐脑袋顶着的,自己最后还是给她戴上的标志性眼罩时不时要往下滑,嘴角还挂着口水的样子滑稽的可爱,冲田忍不住又笑了一下,伸手捏住神乐的脸蛋,扯了扯:“快点给我清醒过来啊,白痴。”

神乐就这个时候最好欺负,晕车的后遗症就是她此时整个人都是浆糊状态,还陷在被发动机统治的恐惧中,宁愿站着睡觉也不肯醒来。

冲田熟知神乐秉性,自然是趁机能多欺负就多欺负一会儿,捏她脸都没反应,于是恶趣味起,仗着神乐骨子里对自己的信赖,冲田凑近了她低声道:“嘛,想睡就睡吧,不过路可要自己走,其他人都出发了,你可别拖大家后腿,待会儿我说往哪走就往哪边走,懂吗,China?”

见神乐晕乎乎地点头,冲田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

“左边。”

“右边。”

“对对,再向右一点……”

“向前——”

砰!
神乐一头撞在了山道上的电线杆子上,额头马上鼓起一个大包,捂着脑袋的神乐泪汪汪地回头看到的就是冲田笑到几乎快要直不起腰来的样子,这才终于清醒起来,咬牙切齿冲过去要和他决一死战,下一秒却扑倒在地。

冲田收起笑容,谨慎地道:“又怎么了啊,China?”

神乐吐魂,面色如土:“肚子都空了,没有力气了阿鲁,腿软……”

冲田抽了抽嘴角,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谁让你刚刚全吐出来了,白痴。”
神乐握拳:“少废话!背我阿鲁!”

冲田:……



目睹了副社长亲自背着神乐上山一幕的剑道社众人:……
有鬼,绝对有鬼好吗!!!

评论(2)
热度(48)
  1. @Yuuuuuko🍼有个小村 转载了此文字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