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冲神】陪她逛夏日祭吧

青梅紫马系列之3 依然是可以独立实用的短片小甜饼


陪她逛夏日祭吧

冲田接到神威电话的时候,正在自己不开灯的卧室内抱着游戏柄大杀四方,他和神威不太对盘,所以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他瞥了一眼屏幕就打算装作没听见。神威却很有毅力,连续拨了三次,最后一次改成短信,饶是冲田总悟对神威的来电内容再不感冒,也在对方难得一见的耐心之下勾起了一点好奇心,只好无奈地放下手中的手柄,拿起手机将短信内容变为已读,然后——回拨。

“嗯?哪位?”神威是秒接,显然早有准备冲田会打过来,却还要装傻,冲田最不耐烦的就是神威动不动就一副洞悉一切好整以暇的轻浮模样,所以口气依然不算太好。

“装什么傻啊?”冲田翻了个白眼,“拜托别人做事至少拿出点诚意来吧?”

“嗯嗯,原来是冲田君啊。”神威在电话那头则是敷衍地应了两声,笑吟吟道:“我也没办法啊,作为哦尼酱在外拼搏可是很辛苦的,所以我那个醉倒在同学会上的笨蛋妹妹就姑且拜托你了…麻烦你去帮我把她带回家吧,再放她一个人在那边要是把店铺砸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地址?”冲田完全不觉得神威的担忧是多余,说着已经起身开始做出门准备,一边状似无意地道:“话说回来明知道你不在家,直接把电话打到我就好了吧,你们家的人还真是都一样笨啊。”

“这种时候打给哥哥以外的人才奇怪吧?”神威依旧是那一副如沐春风的语气,一边把地址报上,一边毫不客气警告道:“你在期待什么?很抱歉,因为我的笨蛋妹妹完全不会喝酒,现在大概已经是彻底神志不清的状态了哦,电话都是别人拿她手指解锁才拨过来的……虽然这种时候也只能拜托你了,但是如果你敢做什么奇怪的事,我会杀了你哦,冲田君,你不会这么想不开吧?”

“谁知道呢?”冲田笑笑,径直挂了电话。

冲田记性好,再加上一点私人原因,神威电话里只说了一遍的地址他很快就赶到。把神乐的学校班级都跟前台报了一遍以后,就有人带他来到神乐所在班级聚餐的包厢。

今天是神乐他们的毕业典礼,结束后就径直来了这边举办散伙饭,而且一群小屁孩仗着今天特殊的缘故,偷偷带了酒来,本来只想意思意思大家喝一杯,提前体验一下成人的感觉,谁知道神乐一杯就倒,生怕醉酒的神乐太过引人注目,其他人只好打电话让人来把神乐带回去。

冲田总悟刚进入包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神乐正踩在某个同学背上,手里握着空的酒瓶神情激昂地要给大家表演落语的一幕。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冲田叹了口气上去径直拎了神乐衣领,把她拽下来牢牢禁锢在臂弯里。
“哦!!抖s你来了阿鲁!!!”神乐很快认出冲田,拽着他的衣袖颇为开心地打招呼道,毕业本来就是个值得开心的事情,这种时候神乐也忘了平时她和冲田总是互怼的关系,只想跟对方分享自己的喜悦。

冲田则是很敷衍,一边随口应着,一边在打过招呼之后,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把他们哄了半天都安静不下来的神乐,轻而易举地半牵半拖着离开这里。

神乐晕车严重,现在又醉酒,冲田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打车回家的想法,只能拉着摇摇晃晃的神乐就这么走在大街上,好在神乐醉了酒之后,虽然情绪高昂,但是也比平时变得更听他的话,耐心哄了几句,还能乖乖跟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家的方向走。

“笨蛋,走里面。”又一次把走歪到马路上的神乐拽回自己里侧,冲田认命地重新抓住对方的手,微凉的掌心相贴,十指相扣,神乐还好奇地举起来看的样子,把冲田逗笑,手心里的汗意也很快被两人手掌吸收干净——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做这个动作。

冲田也是第一次看到神乐醉酒,也觉得新鲜。在确定神乐不会失态到让自己被别人误会带未成年人喝酒而抓到警察局之后,他就颇有兴致地观察起来。

听说神乐是只喝了一杯,可眼前这个面色通红眼神涣散的少女,说是被人下了迷药都不为过,尤其是还听话乖巧的可怕,被自己牵着也就这样亦步亦趋地跟着走了,想到这里,冲田红瞳微眯,他们上了几层台阶,在神乐踩上最后一级阶梯终于站稳之后,他冷笑着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捏了捏她的脸蛋:“白痴吗你是?”

“不是白痴,是神乐阿鲁!”神乐被他捏的脸都变了形,疼的眼泪汪汪,努力甩头想要挣脱冲田的钳制,却听到天空一声炸响,然后他俩身上都镀上一层妍丽的光,神乐欣喜地瞪大眼,昂头看着天上绚烂绽开的烟花,惊呼道:“烟花阿鲁!是烟花!!!”

“嗨,嗨,我知道了。”冲田松开神乐的脸,牵着她继续往前走,原来是这附近正好在举办夏日祭,前方路的两边都已经张灯结彩设立好各式各样的小摊子,庆典已然开始。冲田拉着还仰头呆呆地欣赏着头顶烟花的神乐穿行在人群当中,嘴角微微上扬:“不是神乐,是会因为烟花还兴奋不已的小孩子啊。”

“谁是小孩子阿鲁?”神乐听出冲田在说她,不开心地噘嘴道:“过完这个夏天我也是和吉娃娃一个大学的lady了说!”

“是吗?”冲田心想你考上大学谁才是最大的功臣啊,一边懒洋洋地逗她,一个又一个外号给神乐取,“那你真厉害啊,散伙饭上因为一杯醉就神志不清的失足少女。”

神乐本来就喝醉了酒,脑子昏昏沉沉,哪里消化的了这么多来自冲田促狭的欺负,烟花也看够了,眼睛一转就看到路边一个摊位,顿时挪不动脚。

“怎么了,即将上大学的母猪小姐?”冲田突然被神乐拽停,疑惑地回头看她,只见到神乐指着一个卖糖苹果的摊位,眼睛放着光直愣愣地盯着人家的苹果,口水几乎都要掉下来:“我要那个!给我买那个阿鲁!”

冲田头疼,在食物的问题上神乐有多执着他心里有数,当然没有打算在这个时候跟她较劲,只好牵着神乐过去买了一支。神乐心满意足,小心翼翼的握着糖苹果的竹签,不停把玩,快乐的像个小孩子。冲田斜眼睨着这样的神乐,突然有点不爽,谁知道这家伙明天醒来还记得住什么,万一到时候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自己对她再好岂不都是便宜她了?

就在这时,神乐又注意到路边一个摊位,再次停下脚步,指着某处道:“那是什么!抖s我要那个阿鲁!”

冲田顺着神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只兔子玩偶,就是夏日祭上常见的射击游戏的奖品之一,他迅速收回目光,不耐地道:“别想了,你当你真的还是小孩子吗?糖苹果白痴。”

说完就拉着神乐要走,神乐却不为所动,非要冲田去把兔子打下来。

“不可能,我为什么非要做那种事啊?”冲田嫌恶道。

“兔子很寂寞阿鲁,我要带她回家。”神乐说。

“那就自己去啊,不过,我是不会帮你出钱的就是了。”冲田摊手。

“我说我要兔子你没听清楚吗混蛋抖s!!!再不给本女王拿过来我就杀了你啊!!”

神乐耐心告罄,很快就原形毕露,不耐烦地拽着冲田衣领威胁道,怒吼声大的把周围的人目光都吸引过来。然而冲田才不吃她这套,倒不如说越是这样他越享受和她对着来,欺负她的快感,于是转身就准备离开:“我可没兴趣跟一个酒鬼过夏日祭,你说什么都没……”

话还没说完,衣摆就被人抓住,只见神乐红了眼眶,委委屈屈地道:“我想要兔子阿鲁,总悟……”

“……”冲田付过钱,面无表情地端起店家早就上好膛的玩具枪,朝某处瞄准,稳稳地打出一颗子弹,货架上的玩偶兔应声落地:“不要突然叫这个名字啊……笨蛋。”

店老板把掉下来的兔子递到冲田手上,在一旁拍手高兴的神乐很快扑上来要拿,冲田把兔子举高到神乐够不到的地方,一边躬身把脑袋凑近神乐,手指自己脸颊上点了点,红眸定定地看着满脸懵懂的神乐,意味深长地勾着嘴角道:
“不是免费的啊,China。”


*青梅竹马设定,小的时候神乐会叫总悟,后来就不叫了。一旦叫了,小总对此就毫无办法,必杀技的那种~

评论(4)
热度(72)
  1. @Yuuuuuko🍼有个小村 转载了此文字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