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冲神】来玩师生play吧(一)



青梅紫马系列的第五篇,假的师生play
这一章糖度没有同系列其他几个章节那么高,但是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一个故事,试图除了谈恋爱以外,再展现一些神乐特有的美好品质。。(所以说一开始说好的专注发糖短篇集我又强迫症到其他点上去了)
还有后续。 ​​​



正文



“总之,你那破破烂烂的成绩已经到了让老师电话打到秃子那边去了的程度。”

神乐慢吞吞地把吃剩的零食从桌洞中悉数掏出来收进书包中,最后离开已经空无一人的教室。

“所以,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一个家庭教师,大概今天下午放学就会在你学校门口等吧,因为你白痴的太出名了所以不用担心对方认不出你。”神威在电话中那副轻慢鄙夷的口气至今在神乐脑海中挥之不去,她夸张地叹了口气,边走边顺脚踢飞了路面上的一颗小石子。

“说什么看到对方我就会乖乖跟着走阿鲁……”神乐一边在心里回骂几句自家的笨蛋哥哥,一边小声嘀咕:“白痴吗那个人,补习什么的,本女王……”

“才不需要吗?”神乐力气大,小石子被她随脚一踹就飞得很远,最终滚到校门对面的电线杆底下,被一双红色帆布鞋踩在脚底,这才停止了滚动的轨迹。神乐楞在原地,视线随着那双鞋子往上移,就看见那个声音的主人倚着电线杆,因为正下着小雨的缘故,栗色头发被打的微湿,乖顺地贴在头皮上,因为刘海过长而被稍稍拦住的红色瞳眸,正波澜不惊地注视着她,不带任何情绪地继续道:“敢这么说就杀了你,我可是为了某个连续一个学期考试不及格的白痴,大老远从东京跑回来的啊。”

冲田总悟说的是事实。从小到大,因为三个人基本上都读一个学校的缘故,神威剑走偏锋,偏科的严重姑且不提。冲田成绩优异,素来凡事都喜欢和他争个高下的神乐自然也不遑多让,虽然隔了三个年级,但是也是一直追着冲田的步伐,作为尖子生一路升上和冲田相同的中学。初中部和高中部虽然分开,但也影响不了神乐以第一名的身份荣升冲田所在的高等部。

然而一直维持着这样优异的成绩的神乐,情况却在高三这年急转直下,接到神威电话的冲田也不得其解,毕竟不出意外的话,神乐明年高考的志愿也应该是自己所在的大学,然而就神乐现在这个成绩,别说考这个大学了,要随便找个三流学校接收都不容易。

“哈?你说谁是白痴啊混蛋!”神乐快速走到冲田身边,一开始见到对方的惊讶很快褪去,倒不如说是冲田上来就准确地踩中了神乐的命门,让她没有余裕感慨冲田的突然出现。长达三年没有见面的时间仿佛没有在两人之间造成任何隔阂,神乐阴阳怪气地怼回去:“原来那个家教说的就是你阿鲁,神威是白痴吗,眼前这个明显就是下雨连伞都不会打的傻瓜阿鲁!”

“小雨而已。”冲田摸了摸自己头发,也并没有很湿,一边自然地主动拿过神乐手中的伞,带头动身。

神乐自己不用打伞,自然是乐的清闲,连忙几步小跑钻进伞下,双手背在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冲田往车站的方向走,只是嘴上还不饶人——

“谁允许你撑本女王的伞阿鲁,反正都淋雨了,干脆就发烧死掉最好了。——啊,不好意思阿鲁,我忘了笨蛋是不会感冒的说。”
“少废话,在我烧坏脑子之前,有人已经急着用挂科一个学期来证明自己果然是个白痴了。”
“你知道什么阿鲁!我是因为……”
“因为什么?”
“……没什么阿鲁,快走啦,我赶时间的说。”

学校和车站之间的距离不远,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中很快就等来了电车,神乐瞥了一眼车头的数字后就二话不说地拽着冲田挤了上去。车厢被学生党和上班族挤得满满当当,冲田把伞收好,一手拉住扶手一手抓住柱子,将神乐圈在自己身前,微微皱眉低头看着神乐发心:

“电车的路线改了吗,这辆不是回去的车吧?”
“不回家。”神乐抬头朝他吐了吐舌,此时此刻她特别庆幸神威为她找来的家庭教师是冲田,“正好你来了阿鲁,陪我去个地方!”

车程不长,终点站是全市最大的医院,在神乐忍耐到极限之前两个人下了车,晕车的神乐一下车就扶着电线杆深呼吸几口,缓过气之后便领着冲田向住院部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刺鼻的消毒药水味道扑面而来,冲田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正要打退堂鼓,神乐却强行将他拽到某个病房门前。

“喂……”冲田不知道神乐想做什么,只是尽管时隔多年,医院的气味仍然让他难以忍受,心里一股难言的急躁升起,心烦意乱的冲田正打算问神乐在打什么鬼主意,却看见对方也少见面带紧张,正在努力深呼吸,然后重新换上平时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推开门笑道:“尚君,我来了阿鲁!”

尚君?冲田挑眉,往屋内唯一的那张病床望过去——是一个病恹恹的男生,即使在病床上,也衣冠整齐,看上去早知道神乐会来。

“神乐,你又来了。”那名男孩在神乐踏入病房时眼底骤然升起的光芒可没有逃过冲田得眼睛,只是话说出口,语气却带着几分违心的责备:“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你其实可以不用天天来的,毕竟我……”

“你在说什么阿鲁,我说过会天天来就一定会做到的说!”神乐却不等他说完,扭头只见冲田扶着门一动不动,没有轻易想要进来的意向,只好又折身推着冲田进了房间,把门关上后率先拉了个椅子,在男孩身边坐下。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阿鲁,这是本乡尚,我的同桌的说。”神乐又指了指靠在窗户边上面无表情的冲田,“冲田总悟,虽然看上去很白痴,但是确实是我的家庭教师的说。”

说完,本乡尚率先跟冲田打了个招呼,然后局促地对着神乐道:“抱歉啊,神乐……害你把家庭教师也带过来,真的没有问题吗?”

“不仅仅是家庭教师,还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自从进入医院后就面带阴翳的冲田扯了扯嘴角,事到如今他大概明白神乐在打什么如意算盘,看着神乐坐下后就把书包里的课本通通掏出来的举动,估计多半又是她莫名其妙的热血细胞作祟,想要拉着自己一起给因为住院而落下课程的同学补习,便主动开口,替神乐解释道:“所以没有问题,我早就习惯这家伙想一出是一出的做事风格了。”

本乡微微抿唇,自从自己住院期间神乐某次来探病,自己提到落下的课程之后,神乐就自作主张地提议要帮自己补习。一开始考虑到太麻烦对方,他也曾推拒过,但神乐却以自己的成绩也需要努力,所以只是放学后换了个地方一起学习的理由说服了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习惯每天在这个点开始期待神乐的到来——虽然,只是自己的妄想,但他不得不承认,他开始对神乐有了一些别的念头。

但是今天,神乐带来的这个人……本乡有种自己的心意瞬间被对方窥透的窘迫,不知为何,冲田不带任何情绪的话语,他硬是从中听出某种示威意味,仿佛像是宣示主权般,态度强硬地令他才刚刚萌芽的某些念头几乎瞬间被摧毁。

神乐才感知不到在场两个雄性生物之间不动声色的抗衡,在把课本全部拿出来之后,便对着冲田颐指气使,叫他过来为本乡补习。

“不要。”冲田翻了个白眼,内心烦闷。本来他不打算在医院久留,可是现在他更不可能离开,放任这俩人待在一块儿。郁闷于神乐的迟钝,冲田口气也恶劣起来:“我只答应负责某个母猪的学业,可没兴趣来做慈善啊,反正在我来之前都是你们自己解决的吧,不如让我看看你是怎么误人子弟的好了?”

“你说谁是母猪啊?!”神乐大怒,正要发作,本乡急忙拦下,劝说她是在医院,神乐这才忍着怒意重重坐下,胜负欲也再次被冲田激起,决心不再指望他,只好转过头对着本乡打开书道:“没办法了,那个白痴不知道是在闹什么别扭阿鲁,就让他呆在那里自生自灭算了,还是我来教你好了……”

本乡连忙点头,他本身就已经开始畏惧冲田,此时能避开和他交流最好。而冲田也是一动不动地待在窗边,盯着神乐专注和对方就着书本互动的背影看了半晌,最后扭头,尽量呼吸着窗外的新鲜空气,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待在这里,真的很烦啊,那个白痴……

评论(6)
热度(37)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