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冲神】是爱情的样子吧。

青梅紫马系列的第七篇,依然是可单独食用的小甜饼,或许配合系列第三篇一起食用更佳。



是爱情的样子吧。




X大XX系历年的惯例,毕业典礼结束后有个所有应届毕业生都必须出席的毕业舞会。今年轮到冲田总悟他们也不例外,得知了冲田也确认出席的消息之后,不少大学四年早已对他芳心暗许的女士们都蠢蠢欲动起来。

毕竟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了,今晚也许是最后一个机会。

“由乃,你真的决定了……舞会结束后要去跟冲田告白吗?”

叫做由乃的女孩子也是这其中的一位。此时晚宴临近开场,她早早就装扮好自己,正在二楼的扶手外略带紧张地向入口的方向张望。陪伴她的是她一直以来的好朋友,当下眼里却有几分不忍,不太确定地望着她道:“可是你知道的,虽然冲田一向不怎么和异性来往,但是据说今晚他会带舞伴过来……”

由乃一愣,很快自我安慰地道:“因为规定了必须携伴出席嘛……”

“好像冲田的女伴是他的青梅竹马,”友人却依旧不太乐观,继续把自己听到的消息说出来,“也是今年的新生,一来就加入了剑道社,我在剑道社的朋友说两个人绝对关系匪浅,几乎是公认的一对了……”

由乃的笑容僵在脸上:“是他本人承认的吗?”

“……这个倒没有,两个人都没有正式表态的样子。”

“那就是了。”由乃的神情轻松下来,看向大门的眼神坚定:“只是八卦而已,要是就这样轻言放弃的话就太对不起我这四年的暗恋了。”

见此,友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轻微地摇摇头,在心中祝福由乃的爱情。


很快,伴随着一小阵哗然,神乐一手搭着冲田的臂弯,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登场。冲田在学校无论男女,人气一直不低,一出现就有人迎上去打招呼,何况在场的还有好几个剑道社的,此时更是凑上去跟着起哄。因为毕竟是舞会的缘故,两个人都不可避免地穿了正装,冲田其实不耐烦这种场合,此时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神乐则恰恰相反,冲田原本打定主意要缺席,是剑道社的人跟神乐描绘了舞会有多么有趣,她才强行逼得冲田不得不答应带她来凑凑热闹。神乐贪玩,好新鲜,为此特地梳妆打扮,穿了一身绛红的绣花旗袍,暖橙色的头发往一边挽成一个发髻,发尾垂下来几簇发丝,也被精致地绕了小弧度的卷,随意地搭在肩上,和身边西装革履的冲田站在一起,一时间整个晚宴都亮眼不少。

神乐的长相让由乃多少有点受挫,两个人站在一起不可否认的登对,而此时唯一的慰藉就是冲田的脸色看上去并不高兴,由乃暗自给自己打气,猜想冲田只是迫于无奈才带着对方出席,两人关系并不如传闻那样亲切,却忘了冲田本身并不是会被规定所束缚的人。

而两个人接下去的表现则更是印证了由乃的猜测。

才刚入场,神乐很快就把冲田丢在一边,会场内准备了不少自助的点心甜品,神乐独自在会场内四处转悠,拿了盘子以后就开始风卷残云般将会场内的食物搜刮入肚。而冲田也不去管她,捡了个角落的沙发就坐了下来,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呵欠。

由乃暗喜,看着神色淡漠,根本不关心自己女伴在做什么的冲田,更加坚信冲田和神乐之间绝对没有什么。至于为什么从来几乎不近女色的冲田今晚会带着她出场,那只不过是青梅竹马间的互帮互助罢了。

整场晚宴下来,神乐几乎没有回到冲田身边过,更别说跳舞了,该跳舞的时候她只不过是拿着刀叉在舞蹈的人群中穿梭如风,吃的不亦乐乎罢了。而冲田虽然表现沉寂,但耐不住他的人气,过程中不断也有人过去与之搭话,其中不乏几个大胆主动的女生,只不过最终也落得黯然离开的下场。

由乃默默地把一切收之眼底,她没有当众表白的勇气,她只想等舞会结束后找到个合适的时机……哪怕不太可能立即交往,但至少相对安静的环境能够让自己在他心里留下更深的印象,以此作为发展的契机,能够隐约窥到自己的爱情开花结果的模样就好。

她是这样打算的。

时间很快就到了散场的时候,过程中已经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离场,最后剩下没几个人的时候神乐还在吃,冲田被晾了一晚上,此时已经是忍耐到极限,于是二话不说上前拎了神乐的衣服后领就要把她拉走。神乐满嘴都是点心,差点被噎死,手忙脚乱间随手抓了一杯饮料便一饮而下。

那是……

冲田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停下脚步,拿过神乐喝空的酒杯闻了闻,一股浓郁的葡萄酒芬芳袭入鼻尖,冲田脸色霎时难看起来。

神乐酒量极差,醉意很快上来,眼看着就要分不清东南西北,反过来抓住冲田衣摆摇摇晃晃,不知道在闹些什么。

冲田素来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曾经也有人借酒壮胆,在班级聚会上喝醉了和冲田告白,冲田直言不讳说最讨厌酒鬼的一幕至今还烙印在自己脑海。对女生的示爱毫不客气的态度也使得很多人对他望而却步。所以在意识到那个女孩喝了酒以后,由乃内心就揣测可能会出现这一幕,只要冲田耐心告罄,她相信两个人的关系届时就会彻底明了……

然而想象中冲田无情离去的画面并没出现。他只是低头陪着神乐在原地站着说了些什么,因为距离太远实在是不可能听清,只能从两人周身的气场来揣测似乎气氛并没有那么糟糕。

冲田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神乐酒量多差,好在依然听话。冲田低声哄了她几句后,才终于成功让神乐同意放弃剩下的食物,任由他牵着乖乖往外走。

眼看着两人要离开,由乃心中一动。顾不上瞬间产生的心理落差,只好尽力让自己忽视两个人相握的手心,拉着友人一起追了上去,保持着十来米左右的距离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身后。

走了没多久以后,两个人突然停下来,由乃以为自己的跟踪被发现,下意识就和友人一起钻进了路边的草丛躲了起来。

还在嘲笑自己做贼心虚,由乃就发现,两人停下脚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

神乐突然停下来不肯再动,冲田也不得不停下来问她怎么了,只见神乐指着自己的双脚,气鼓鼓地道:“脚很痛阿鲁,白痴!”

冲田看了一眼,忍俊不禁地说:“谁让你要穿这么高的鞋子啊,明明只是个乡下来的母猪,装什么大小姐?”

“你懂什么阿鲁,这是舞会的标配,澄夜说的。”神乐愤愤地说道,一边不由自主动了动双脚,作为女生,再耐痛,有些疼痛也是很难忍受的,再加上她确实不习惯穿高跟鞋,只是认知里这种场合必须要穿成这样才有意思,所以逞强穿上了。吃东西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可一整晚下来,其实她脚早已被磨破好几个地方,此时更是钻心的疼。要是平时还有可能要强不说出口,撑着走到宿舍,但酒后的神乐总是坦率的可怕,这会儿她就委屈地望着冲田:“……反正我走不动了阿鲁。”

“别开玩笑了。”冲田头疼,“反正把鞋子脱了打赤脚就好了吧?”

“不要阿鲁,会脏的说……”神乐说。

“那你想怎么样啊?”冲田叹了口气,这丫头喝醉了看似无害,但是折磨人的本事绝对是成倍增长的,他可不是没吃过这个亏,此时只好提高警惕。

神乐朝他举起两只手。

“……不可能。”冲田面色僵硬,试图越过神乐自己离开,一边嘟囔道:“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背着头母猪周游校园……”

然而还没有走出几步,衣摆就被神乐拽住,这幅画面似曾相识,仿佛某个绽放着烟花的夏夜里某人也用过这招,冲田心头顿时警铃大作。

“我不想自己走阿鲁,”神乐的声音有如蚊呐,从背后传来:“…总悟。”


由乃瞪大眼睛,看着原本似乎是要独自离开的冲田折身回来,在神乐面前站好。现在离得比较近,她几乎能看到冲田夸张地叹了口气,一副生无可恋地样子捏了捏神乐的脸,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在神乐腰间打了个结,然后,再弯身把神乐的双臂绕上自己脖子,神乐便纵身一跃,双腿盘上冲田的腰抱紧他。冲田一手托着神乐的臀部把她抱好,一手伸到自己身后分别帮她把两边鞋子脱下,一并拎在手上,这才站直了身子接着往前走。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做下来,两人像是重复过千百遍那般默契自然,望着再次起步远去的冲田他们的背影,友人担忧地转过来看由乃的反应。


“嘶!”脖子突然被神乐咬了一口,冲田吸了口气,问她:“突然这样做什么啊,你是狗吗?”

“……那个女孩子哭了阿鲁。”神乐答非所问,下巴搭在冲田肩头,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

“哪个?”冲田问。

“那个在会场就一直盯着你看的女生阿鲁。”神乐喃喃道:“刚刚跟着我们出来了。”

“是吗?”冲田语气平淡:“拜全场乱跑的某人所赐,我根本没注意到啊。”

“你又把一个纯情少女弄哭了阿鲁,看上你这种抖s混蛋她们真是太可怜了。”

“既然这么同情她们,你要不要考虑去当众切腹赎罪一下?”冲田的声音里染上淡淡的笑意:“我不介意为你介错,啊,到时候万一手抖了可不能怪我。”

“……跟我才没关系阿鲁。”神乐收回视线,把脸藏入冲田颈窝,小声地道:“白痴吗你?”

“或许吧。”


由乃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朝关心自己的友人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虽然结果不尽人意……但是……”

依然看到爱情的样子了哦。

评论(6)
热度(78)
  1. @Yuuuuuko🍼有个小村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