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冲神】脑洞-冲田x神流

一个基于最新话的脑洞,十分潦草
神流=神乐设定
坐等下周打脸😂



冲田x神流




“别总是一口一个‘妈咪’‘妈咪’的……”耐心宣告耗尽,冲田总悟猛地拎起神流的衣领将她放在桌子上坐好,一边抽出自己的佩刀,刀尖稳稳地对准小女孩那双无惧而澄澈的双瞳,他深吸一口气,试图驱散心头陡然升起的挫败感,危险地勾起嘴角,眯着眼盯着对方开口道:“你是为了治疗那只笨狗才去的宇宙的吧,所以呢?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的?”


所以说事情为何会发展成这样的——

“反正我只要能够参观到妈咪的地球,就跟着谁都可以阿鲁……要我帮你吗?”类似这样的话语再一次从神流口中说出,新八这才反应过来神流的意思,惊叫一声,神流却不理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不远处被自己踢飞的某人。

“作为一个武器,多少要有点自己作为货品的自觉啊。”冲田则是咧了咧嘴,在一片狼藉中捡起自己丢在一旁的武器,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语气仿佛前一刻的激战从未发生过一般,对着神流再次发出的提问回应道:“不是‘要我帮你吗’,而是‘请好好使用我吧,主……’”

“妈咪说过,在地球上有人对自己说听不懂的话直接打死就好了阿鲁!”话音未落,冲田手脚利落地躲开小女孩瞬间跳过来的飞踢,一边顺势抓住对方的脚踝,仗着体型差距,另一手很轻易地就能将对方两只细瘦的手臂一把握住,禁锢在自己掌心牢牢地反剪在她身后,以此将对方彻底钳制在自己手中。

“神流……!”看着被一瞬间情势反转的冲田彻底压制住而动弹不得的神流,志村新八急了,他的预感果然没错,眼前这男人两年的时间变强了绝对不止一点点……至于神流落到冲田手上会有什么后果,他下意识地想到两年前和自己朝夕相处那个女孩和对方的关系,直觉应该阻拦一下冲田预备离去的步伐。“那个…冲田先生,稍等一下,很抱歉不能就这么让你带走小神流!”

冲田停下脚步,歪头看着面露担忧的新八,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你以为我要把这家伙带去干嘛啊……?”

“啊?”新八一愣,犹豫片刻,而后坚定地道:“无论你们在计划什么,总之,既然小神流是……是神乐的孩子,我就绝对不能随意让你们带走她!”

冲田挑眉,短促地吹了一声口哨,以示认可。虽然两年过去了,但果然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变,他转为幕后工作的日子里,也曾有意无意打探过万事屋的现状,当然知道三个人各奔东西后一直没能重聚的事。但果然他们还是他们,即使不在一块,冲田依然从眼前这个成长了很多的男人眼里,看到了熟悉的三个并肩而立的身影。这让他在感慨之余,心底莫名攀升起一股愉悦和安定的感觉,然而他习惯不在这方面去思考太多,便就此打住。

“嘛,虽然这样的确很符合你一直以来的人设。”被自己抓住的小女孩在一开始意思意思般的挣扎过后很快就放弃了抵抗,察觉到对方放松下来的身体,冲田勾了勾唇角,换了个姿势一手揽住神流的腰改为让她坐在自己肩上,一边对着面前的新八道:“不过你可别搞错了啊,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是我这方预定的,我只不过是来收货罢了。”

“可是……”新八还想要争取一下。

“不要太担心我了,妈咪的小弟。”神流突然开口。

“你在说什么啊,你知道冲田先生他们要去做的事可能有多危险吗?”

“开什么玩笑?”冲田听不下去了,开口道,“危险的是这家伙吧?你是没看到她刚刚打我的样子吗?”

“……”新八哑然,他下意识地把神流当成小孩子来看待了。事实上神流真正的来历他们都还不清楚,目前唯一能知道的,就是神流的实力绝非一般,而且——

“而且,把这家伙交给我,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你其实应该是很放心的吧?”冲田像是看穿了新八内心的顾虑,意味深长地露出一个笑容,帮他把未说出口的话说完。“至少,无论是她自己,还是我,都不会轻易让她出事这件事,你内心比谁都清楚吧?”

“不……”新八扭头,“正是因为是冲田先生你,所以才更让人感到不安好吗?!!!”

总而言之,在三言两语说服了志村新八之后,冲田终于依照自己的计划成功带走了神流(分别期间还夹杂了新八陆陆续续的冲田先生请您务必保持冷静,神乐一定是还不懂事,孩子的爸爸究竟是谁还有待调查等等苦口婆心的规劝),最终冲田以实力强劲的理由理直气壮展开了一大一小二人组的单独行动,至于为什么这一段这么简略一笔带过,当然是我懒得扯行动内容啊,谁知道猩猩要怎么打我的脸,总之他们就是单独行动去了。

除了信赖神流的能力之外,冲田当然也有自己的考量。这个小鬼的身份他早在一边等待登场的时间里听了个七七八八,新八看上去似乎对于神流的说辞深信不疑,冲田却是不以为然,按照既定的计划风骚登场之后,他第一时间做的就是测试这个小鬼的实力,果不其然——

神流某些方面的能力更加印证了冲田的直觉,他原本想在拐走对方之后,想办法从她口中套出真相,或者抓住她表演中的马脚直接拆穿。然而一切并不如他自己所想的那么顺利,神流一路上的表现仿佛真的不认识自己一般,几番唇枪舌剑下来,双方都没讨到什么好,只是神流的身份依然滴水不漏,没能让冲田抓住任何更进一步印证他内心所想的机会。

“别总是一口一个‘妈咪’‘妈咪’的……”终于,耐心宣告耗尽,冲田总悟猛地拎起神流的衣领将她放在桌子上坐好,一边抽出自己的佩刀,刀尖稳稳地对准小女孩那双无惧而澄澈的双瞳。

他没有丧尽天良到能够随时随地对着一个三头身小女孩横刀相向,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

冲田深吸一口气,试图驱散心头陡然升起的挫败感,危险地勾起嘴角,眯起眼睛打量,自顾自开口道:“你是为了治疗那只笨狗才去的宇宙的吧,所以呢?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鬼样子的?”

“你为什么认定我就是妈咪阿鲁?”神流神色不改,静静地和他对视。

“那还用说吗?因为……”直觉。冲田吞下这个词,也按捺住内心的焦躁。是的,虽然一开始他几乎能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神乐,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以及神流一路上滴水不漏的表现,让他也不由得开始质疑起自己的感觉是否出现偏差。他吐出口气,收起刀,靠着神流倚在桌面上,换回平时那样漫不经心的口吻道:“区区一个形象尽失的女主角而已,主人公都彻底登场了,她还想保持神秘感到什么时候啊?”

“那为什么不允许我叫她妈咪阿鲁?”神流对于这个说辞则是不置可否,接着抓住冲田一瞬间的失态问道。

冲田一愣,“那是因为……”

“为什么不开心阿鲁?”神流追问。

“你这家伙……”

“要是我叫你爸比,你还会不爽吗?”神流一直没什么情绪的眼睛里终于多了点东西,她拉起音调,欣赏着某人一瞬间绷直的身体线条,嘿嘿一笑。

“我说你啊……”被将了一军的冲田哑然,最终,他垂下头,任发帘遮住自己神情,停顿了片刻,淡淡道:“是她本人也好,她的分身也好,在身份未明的时候可别随便说些不负责任的话,到时候没脸见我,或者想要装死的话,就没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说罢,暗叹一声和小孩较劲的自己,冲田拿起了佩刀起身便要离开,下一刻,却被一只小手抓住了衣角:

“身份是假的,没错阿鲁。”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也是真的阿鲁。”

稚嫩而窘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冲田微微瞪大眼睛。

“在找到答案之前,你要好好跟紧我……阿鲁。”

评论(5)
热度(57)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