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陨灭

#全职高手#
#最后24小时#
#叶修#

#伞修##叶蓝##叶吴##双叶##叶橙#

【蹭tag全员友情亲情向】


【别问我是什么鬼病!别跟我谈重症病人凭什么在外面活蹦乱跳!因为,我,要,写,文,啊。】

还剩下最后24小时的时候,叶修出乎意料的内心一片平静。
诊断书是早就收到的,从收到消息到今天,一切准备工作都做的差不离了。

夜晚23点30分,叶修坐在黑暗中的杂物间,沉默地点燃了一只烟。猩红的烟头明明灭灭,嘴角逸出的灰白烟雾在空气中勾勒出一幅嘲讽的面孔,尖叫着嘲笑着他,烟雾弥漫在整个杂物间,缓缓地将叶修的眼里的微光吞噬殆尽。

清晨6点整,叶修谢绝了陈果等人要送自己到机场的想法,拎着轻便的行李不羁的笑了笑,朝苏沐橙挥了挥手中崭新的手机,"保持联系,等你退役"。
清晨6点15分,叶修在众人的目送下上了的士。关上车门的一瞬间,叶修长出口气,对司机淡淡地报出了地点:"南山陵园"。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街景,叶修笑了笑,少有的露出了疲态,从口袋里摸出一包软中华,从陈果柜台顺来的。
清晨6点28分,司机说:"客人,请不要在车内吸烟。"
叶修:"……"苦笑一声,"哥们,我这都快死了,能放个水吗?"
表情十分痛苦扭曲,可怜兮兮的。
司机瞄了眼后视镜,不再说话。

上午8点整,一辆蓝白色的的士稳稳地停在南山陵园门口,司机脸色发青的看着叶修开门下车付了钱转身就走,十分潇洒,车厢内留了一地烟头。
上午8点08分,叶修踏进了最近的一家花店,斟酌了一会儿后,挑了束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菊花,让店员精心包扎了,店员一边包装一边唠叨,叶修有一下没一下的听,嘴角夹着的烟已经燃烧到尽头,灰絮洋洋洒洒地落下。
叶修"啧"了一声,软中华的续航能力就是没有7块钱的红塔山好啊。
上午8点20分,叶修捧着花离开花店,刚刚那个小姑娘都和自己说了什么来着?
"这花是粉色天竺葵,花语是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上午8点33分,终于翻过在叶修眼里学名分别是中南海区,别墅区,双层总统套房,经济适用房等区域的墓地后,来到最偏僻也最廉价的那片贫民窟。叶修蹲下腰,把花束放在墓碑之前,轻轻地坐了下来。抬眼看墓碑上镌刻的三个久经风雨洗刷,有些褪色的大字——
"苏沐秋"。

中午12点整,叶修掏出手机,直接跳过了来自各方的信息,再次对了对时间,起身。拍了拍沉默的石碑,嗓音有点干哑:"该走了,"
"再见"。
苏沐秋。

下午3点半,叶修出现在了一家看起来有些破旧的网吧,主打的游戏依然是荣耀。有点不安,但插在口袋里的手捏了捏那张薄薄的卡,吐了口气还是迈了进去。
招待他的人是吴雪峰。
当初吴雪峰退役,所有人都当他远居国外,可是这家伙,偏偏在第九个赛季的时候回来了这个城市,盘下了这家网吧,做起了生意。
"能看着小队长重新夺冠,能这样站在你身边,也挺好的。"
"好像这么多年,都没老过似的。"
吴雪峰是这样说的。

下午3点35分,叶修摸出了卡插入登陆器,熟悉的画面再次在他眼前展开。却是一个陌生的角色,普普通通的32级的战斗法师——最后一次。
名字叫最后一次。
君莫笑那张卡,留在了苏沐橙那里,必要的时候,会交给包子,让他发挥。
随便操作了两下,熟悉之后,叶修径直进了竞技场普通场,随便点了个房间,无论谁都好,他只是还想再打一次比赛。
巧的是,那个房间里的主人名叫——蓝河。

下午3点44分,70级的蓝河正在做神之领域的竞技场任务。看了看新进房间的角色,微楞:
"兄弟,走错门了?"
对方回复的很快:"没有,开打吧!"
蓝河沉默着开始,这不是修正场,38级的等级压制不是摆着玩的,但是蓝河却一直没使用秒杀的大招。看着最后一次一次次的闪过自己的攻击,时不时的用战矛给自己戳了几点伤害。
"兄弟,心情不好?"
"是啊,难过的要死了。"
逃过一百次的攻击,只要三次就可以夺走最后一次的努力。漫长的拉锯战结束,最后一次倒在屏幕里,渐渐地变得透明。
看着对方下线,蓝河轻轻地按了发送键:
"我也很不开心,他怎么又退役了?"
蓝河不知道,前一分钟,他拥有了荣耀第一高手叶修的最后一次pk和最后一次倒下。

下午4点20分,叶修走出吴雪峰的网吧。招了辆的士,这一次的目的地,"去机场吧!"

下午4点56分,叶修踏入候机厅。
下午5点05分,广播开始催促。
下午5点20分,叶修拎着轻便的行李进入安检,指尖在手机上快速的划过,发了两个短信出去后,随手把手机丢入了垃圾箱。

下午5点21分,叶秋收到短信——"登机了,等着哥。"

晚上8点整,叶秋在机场的大厅焦虑地张望着,直到出机口的尽头出现了那个和自己骨血相融,有点陌生却又清晰无比的身影,鼻子狠狠地酸了一把。
晚上8点15分,叶修现在叶秋面前,好笑地看着自己弟弟不争气的表情,揉了把叶秋的头发,把人抱紧,头埋在叶秋的肩膀上——
"累死哥了"。
晚上8点16分,叶秋无声地反手抱紧自己哥哥失去力气,渐渐下滑的身子,憋了好久的眼泪终于肆无忌惮地落下,无声地恸哭起来。
晚上8点22分,失去意识的叶修被送上一早候在机场的担架,被一群医护人员簇拥着推上救护车,叶秋蹲在机场大厅。
所有人都好奇,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嚎啕大哭?

晚上11点31分,苏沐橙后知后觉地打开手机,看到了叶修下午发来的短信。
"再见,沐橙"。
再打过去,只有忙音。

end.

评论(36)
热度(75)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