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小村

村的名字叫做有个小村

【不二越】《无花果树》番外之乾贞治篇

《无花果树》

——乾贞治篇


CP:不二周助X越前龙马


>>> 1


说到最先发现不二周助和越前龙马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羁绊的人,还是乾。不知该说是乾贞治太过细心还是不二周助不知收敛,总之那些树荫深处丝丝沁出的暗香,一丝一缕的在乾贞治的笔记本里描绘出绮丽而无声的花开过程。


就好像一棵无花果树,偷偷绽放。


>>> 2


“Match point .Seigaku Echizen!”

随着赛末点的到来,看台爆出巨大的欢呼声,越前龙马对幸村精市的这局打的太过艰难以至于胜利的到来显得格外动人。青学的一行人在球场边缘,看着场中那得意的少年,无不默契的勾起嘴角,等待茁壮成长的青学支柱为他们摘得全国第一的桂冠,为他们一路走来的全国大赛之路画下完美终点。


“真是值得令人兴奋,不二。”

乾伸手抬了抬厚重的镜框,状似无意的说道。

“不,不仅如此。应该说,真是令我骄傲,对吧,乾?”不二周助爽快接下这试探,语调轻快,是很得意的样子。那双冰蓝的眸子丝毫不离球场中央挥拍的少年,嘴角的弧度随着凝视的时间渐渐地,扬得越来越高。

“真是少见呢,天才不二周助竟然主动承认自己的弱点。”乾挑挑眉。

“与其说主动承认,其实乾你早就知道了吧?”少年已经完成最后一球,众人欢呼着朝他跑去,不二这才转过头正对乾,轻笑道。

“嗯……即使你一直很小心,但喜欢一个人是不会一点马脚都不露得。何况是热恋中的你们。”

“哦?是吗?呵呵,真是失败,失败。”不二笑了笑,丝毫不以为意,到今天,他已经不想再按捺对越前龙马的独占欲,弱点什么的,完全不想去考虑。


>>> 3


乾仔细琢磨了下不二周助的表情,终于确定他的计算能够在今天得到肯定答案。


>>> 4


不二的表情变了,此时此刻的不二周助,注视着越前龙马的眼神张扬而直接,精神力集中地能和赛场上的菊丸英二有的一拼,深邃的两汪蓝色冰泉,写满了对那个少年的占有欲。

一匹沉默的野狼,站在它的领地之巅,安静的凝视它脚下每一寸土地,无声着宣布所有权。


>>> 5


乾贞治还记得第一次确定两人之间的小九九时内心的震惊,同时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焦虑,只因为那是难得的,第一次如此接近不二周助的秘密,也许同时是他死守的弱点之一。

关于如何得出两人是恋人关系的结论的,其实过程漫长而脆弱,两人表现得都太过若无其事,以至于乾贞治不止一次的推翻自己的揣测,质疑自己是否在无中生有的事情上分布了太多注意力。


>>> 6


第一次是在越前龙马对亚久津仁的比赛上。

亚久津是少见的极为难缠的对手,同时危险,充满暴力因子。越前对亚久津的一战,众人皆是神经紧绷,尤其是当越前上网时。除了不二周助。

当然,不二周助本身就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事众人早已见怪不怪。不过值得乾贞治注意的是,在越前龙马使出超级半截击之前,众人都还不知情的情况下,不二的那句:

“越前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裕太的那招。”

乾贞治当下就感到疑惑,侧脸看了看不二周助时,便被他的表情震惊到。虽然笑容的弧度一成不变,但就是表露出来了一副,极度了解,极度信任的态度。

越前龙马并没有在众人面前练习过不二裕太的那招超级半截击。


超级半截击只有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


不二周助却知道,越前龙马练习超级半截击的程度,尽管两人在部活时互动少的可怜,可不二这一句话,乾贞治猜测,至少两人私下的交往比表面上多的多。并且弟控的不二已经不介意让弟弟来做越前的老师,甚至以自己为对手,陪练,直到越前龙马完全掌握那招。


>>> 7


顺藤摸瓜,乾贞治很快注意到另外一点。

青学对圣鲁道夫的比赛后,不二和越前之间有过一次练习赛,但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残念,并没有分出结果。按照越前龙马的性格,他绝对是不甘罢休的,可疑的是,无论是不二周助还是越前龙马,两人之后都没有提出要再来一次。

这不科学!

坐在电脑前的乾贞治对于自己迟钝的发现感到不忿,并且马上可以从这两个数据中得出,那两个人之间绝对瞒着众人进行了多次的对赛,私交甚密。


>>> 8


“你说得对。”不二笑弯了眼,坦然的点点头,主动回忆道:“当时越前和裕太比赛帮了我很大的忙,所以当天我邀请了越前到我家享用晚餐,然后提出了帮助他练习超级半截击的建议。”

乾贞治推了推眼镜,“所以你和越前开始有了私底下多余的接近,然后喜欢上他?”  按照一般言情的套路一定是这样无误,乾贞治瞥了一眼笑的餍足的不二周助,心里已经就着不二端着四稳八平的外表就能不动声色的把人置之死地的作风,脑补出来一副越前龙马这可怜的小红帽被不二狼叼在嘴里细吞慢咽拆吃入腹的景象了。

真是太可怜了!被不二周助看上的越前龙马,果然没有逃开的余地!

乾贞治心有余悸的想着,并且想起自己曾多次在网球部成员们露出屁股的场景, 后怕的想到自己菊花的安危。

“你开始有意的接近越前追求他,最后告白,然后理所应当的在一起了?”


>>> 9


乾贞治觉得这简直就是完美的过程,不二周助和越前龙马的话。


>>> 10


哪知不二却是笑着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竖起一根手指,虚掩着嘴:“别和别人说啊,乾。”

“一开始可是,龙马先向我告白的呢。”

乾贞治往后倒了几步,稳了稳颤抖的双腿。


>>> 11


“这不科学,这不符合理论,依照数据来看,越前不是这种……”

“乾,”不二周助重新把视线放到场内的越前龙马身上,一双蓝色的眼眸古井无波却静水流深,一汪冰蓝色湖泊中流转的满满是瑰丽却低调幸福的光华,“感情的事情是没有数据和理论的。”


“他对我赶到好奇,并且不能分辨这份好奇和好感,鲁莽的确认为爱情,向我抛来追求的信号。”

“而我,抓住找个机会,让他把他的错觉变成真实而已。”


>>> 12


不二淡淡的说完,并不觉得这是多么过分的事情,视线在越前龙马身上停留的时间愈长,表情也变得愈发柔软不带掩饰,

他似乎也觉得太高调还是不好,慢慢的又将那幅表情收敛起来,不顾乾贞治依然处于震惊之中纠结的眉头和几乎要被挠成秃顶的海胆头,重新反问道:

“因为身边有不少你这样的人存在,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已经够小心低调了才对,乾,究竟是什么让你确定了你的发现?”


>>> 13


“冰帝的比赛上,越前他给你递水的举动,不二,纵使你是天才,你也不可能天衣无缝的掩饰自己全部感情,接过水的时候,你笑的太开心了。”

“龙崎教练给你递水的时候,你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

不二周助眉头跳了跳,脑补了一下自己因为龙崎教练递水而开心的笑的自己。

“这样吗,那的确不能怪你太观察入微了。”

“龙马给我递水的时候,我的确有点惊喜。这孩子,有的时候迟钝的让我恨不得马上把他抓回去禁锢在身边,只我一个人独占。可有的时候却主动的大出我的意料之外,你永远想不到他的直接给我多大的影响,拜他所赐才有今天的情况。”说到后面,不二表情微微痛苦了一点,并叹了口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 14


乾贞治敏感的捕捉到这点,并且心里默默的在笔记上添了一笔:从上一次开始,不二单方面的把称呼从越前变成了龙马。

然后再不死心的又添上一笔:虽然越前已经超出我想象的做出了先告白的蠢事,但是我相信他不可能直呼不二的名字。

“我在决定观察你们之后,能感觉到你们开始变得更亲密,但是似乎发生了变故?”

“对,因为我终于发现我确实非他不可。”


>>> 15


事到如今,不二周助并不想掩藏什么,反而更加对当初的自己懊恼,不然怎么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自己明明就是个完美的计划主义者,却被越前龙马这个死小孩搅得一头雾水,计划全被打乱,并且最终落荒而逃。


>>> 16


“时间大概是越前决定去美国的前一段时间?”

“对,之前我以为自己只是逗着越前玩。乾,你知道吗,越前这个小孩真的非常有意思,当他站在球场上和离开球场,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不同于球场上他嚣张敏锐而富有攻击性,私底下他其实非常迟钝天然,而且善于被误导。”

乾贞治咧了咧嘴,看到不二周助眼睛发亮的在数落越前龙马的缺点,忍不住吐槽道:“所以你误导他喜欢上你。”

“是。”

乾贞治咋舌,如果按照不二周助所说,他一开始只是为了逗越前,而最后他没有对越前动了真心的话,无法想象,这是多么过分的一件事。


如果他在第一时刻就发现,他一定会善意的提醒越前,不要错把好奇和好感当成喜欢。

可是想到此时笑的甜蜜的不二周助,和他一肚子黑水以后,

乾贞治又默默的在心里允许了自己一次修改数据的机会,并重新对自己说:

如果他在第一时刻就发现,他也许会善意的提醒越前,不要错把好奇和好感当成喜欢。


>>> 17


“但是越前从来没有相信过我,所以我的误导全部无效。”

“什么?!”才刚刚感慨完,不二周助就推翻他的前面得到的认知,乾贞治觉得太阳穴一阵一阵的疼痛。


>>> 18


“他是这样说的,”不二周助笑了笑,思绪回到了越前龙马去美国前夕——


“不二前辈,玩到现在也该适可而止了,‘

少年纤细的右手扶上帽檐,往下压了压挡住那双以往总是充满光彩的双眼,让不二看不到他此时的情绪,‘’我并不觉得前辈需要痛苦,和前辈相处的过程中我学习到很多,谢谢前辈的照顾,前辈也不用再感到内疚,其实前辈的谎话从一开始就很明显。”

说完,小小的身躯后退一步,朝不二深深鞠了一躬,便留下原地惊愕的自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随着苦涩的记忆,再次重温一遍当时骤然失重的心跳声后,不二的表情再次有点疑惑,过去他自欺欺人不愿面对自己对越前的喜欢,所以告诉自己只是逗弄小学弟,

可是喜欢的感情是真的,所以他确实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谎话,难道越前觉得自己过去说的那些喜欢全部都是骗人吗?

不,绝对不是,虽然彼时的他不愿意承认,

但是喜欢的发自肺腑的,表达不能自欺欺人。

这点很重要,如果越前龙马居然敢否定自己从前对他的感情,那对他来说属于侮辱,他得让越前龙马在某个方面上弥补这个不该犯的错误,

越前龙马其他的时候可以不信任自己,但是这种话题不行。


>>> 19


“可是你们现在却在一起了。”乾贞治看不下去三年都云淡风轻的同伴此时困惑苦恼的表情, 善意的提起现在的美好生活,虽然他并不能十分接受,却能够给出一百分的祝福。

“对,他去了美国以后我才发现逃避不是好方法,直到校内赛输给手冢以后,我更加发现……”

“发现什么?”



发现从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以为我对越前的喜欢和期待全部来自他的球技,期待有一天他或者手冢能带给我一场我想要了很久的全力比赛的快感,本来期待手冢,而手冢因为手伤我不得不忍耐至今,所以他来了我开始期待他,便把产生的一切感情都归咎于这个原因。”不二低下头,展开双手看着自己掌心的纹理,雨中那场比赛的惊心动魄之感他到现在都能清晰的回味起来,那种与众不同的兴奋感从此拉开了他和越前龙马的纠葛。

“和手冢比赛后,你发现什么?”


>>> 20


“我发现,我已经有了一场全力以赴的比赛,而我仍然贪心的想要一个名叫越前龙马的爱人。”


>>> 21


乾贞治满头大汗,把这巨大的信息量整理一遍,才发现:“那你们正式在一起是……”

“越前从美国回来,打败手冢的晚上。”

可怕,越前去往美国这种事,明明是一切结束的时刻,这两人居然又神奇般的在一起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从某种方面来说,的确是他们两会做出的事情。

而自己居然有幸从那么早之前就开始得到一些蛛丝马迹,乾从心底有一股难以言说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 22


“不二,我不得不佩服你,但是我还有一点不是很理解。”

“什么?”

“你不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弱点被人看破吗,你在乎越前龙马,所以他会成为你的弱点。”乾说完,又有点心虚,果然,自己从一开始注意不二和越前,就只是为了完成三年的执念之一,找到不二周助的弱点而已。而不二一直掩饰得太巧妙,直到今天自己才敢肯定的说出来结论。无论如何,喜欢的人和在意的东西,都会成为影响天才的弱点,这是毋庸置疑的。

不二周助又笑了,道:“我本来和你想的一样,我的确开始害怕,这种事情没有半点顾虑的话是不可能的。”

“我开始害怕别人的眼光,别人的只言半语,以及像你一样的窥视。”

“我也害怕这事对龙马的影响,害怕别人会利用此伤害他同时等于伤害我。”

“那为什么……”你现在决定毫不保留的宣泄你对越前的感情?


>>> 23


“因为这些都还好,有一件事我怕到不行,害怕到这些都不算什么。”

乾贞治猛地瞪大镜片下的双眼,觉得心脏剧烈跳动。不二周助的表情此刻他很难用语言描述,向来勾起的嘴角此时紧紧的抿着,一双湛蓝色眼睛毫不掩饰的直直盯着越前,他听到不二周助轻轻的说:

“比起所有,我更害怕失去越前龙马。”

“你看,他很优秀,不是吗?”

说完不二又笑了,补充道:“而且他不会甘心自己成为某个人的弱点的,他是那么要强的孩子。”


乾贞治眼尖的发现此时场内被众人抛高高的越前龙马方向似乎有两道视线朝他和不二的方向投递来,

而不二的笑容开始更加甜蜜轻松。


—尾声—


不二周助和越前龙马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越前咕噜咕噜的喝光口中冰凉的PONTA,才吊起眼角盯着一旁笑的诡异的不二周助提问:

“所以乾学长知道了所有的事?”

“是的,并且表示完全不能接受,说有天你一定会受不了外界的目光离我而去,我们没办法坚持下去的。”

“切,前辈他还差得远。”

不二得到了意料之内的答案,得意的快要飞上了天,然后才小跑两步追上明显被气的不轻的越前,弓下身贴着那薄薄的耳廓,轻声道:

“但是我想,如果有需要,他一定是第一个祝福我们的人。”

越前这才觉得爽了点,又听到不二问:

“说起来,龙马,我很想知道。当初你说我的谎话从一开始你就看透了,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谎话?”

奇怪的看了不二周助一眼,越前惊异于不二前辈居然迟钝到这个也要问,又想到之前他满口胡言,于是更加不带好气的回答:

“这难道还不明显吗?前辈撒谎说根本不喜欢我不想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笑的比你的弟弟还难看!”

不二周助眯着眼睛又笑,想到乾贞治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

“不二你不停的问我到底是怎么发现你们的事的,你却不知道,就算你伪装掩饰的再好,感情也不可能不动声色。”

“何况据我所知,你简直喜欢我们的超级新人喜欢的要命。”


评论(7)
热度(38)

© 有个小村 | Powered by LOFTER